「台灣青年」--「台獨聯盟」的前身    rdrcntr:2903 2007-06-21
陳銘城1997-08-08

「台灣青年」--「台獨聯盟」的前身

‥‥‥本文取自陳銘城著作:《海外台獨運動四十年》‥‥‥

《台灣青年》創刊號

 一九六0年二月,明治太學講師王育德與東京大學留學生黃昭堂、廖建龍等六人,開始創辦《台灣青年》雙月刊。不久,許世楷、張國興、周英明、金美齡、林啟旭、侯榮邦以及多位未公開身份的台灣留日學生相繼加入。當時的《台灣青年》並不贊成廖文毅等人急於成立「臨時政府」的做法,他們希望先激發海外台灣人或留學生的台灣意識,爭取台灣人的支持,進而再向日本國會、報界、政界、學界,宣傳台灣人要求自決、爭取獨立的心聲。年紀較長的王育德,除了提供住家當編輯室和開會場所,同時也得負起募款、編輯、修改文章、校對等工作。

《台灣青年》創立時,七位成員的歷史鏡頭,王育德(左三) 黃昭堂(中)

由於參加《台灣青年》的留學生,均是用假名偷偷到王育德家開會和寫稿,國民黨方面經常藉故派人打電話到王育德家刺探,當時在家照顧孩子的王育德太太王雪梅女士,一面忙著張羅一群人的開會吃喝,又十分緊張地不知如何分辨、應付那些刺探、騷擾的電話。因此,當開會決定將《台灣青年》雙月刊改為月刊時,王雪梅女士首先表達反對意見,但是,沒想到王育德不但堅持要改為月刊,並且還毫不留情地告訴太太:「如果妳不願意,咱離婚也不要緊...」

一九六一年二月《台灣青年》創刊週年,首度推出「二二八特集」公開二二八被殺及被捕台灣菁英的名單,二二八事件日誌,王育德寫《兄王育霖之死》、楊逸舟、黃昭堂等人也都寫出他所見聞的二二八體驗記,對當時海外台灣人和留學生的思想,發生相當大的衝擊。不少台灣的留學生,在出國前即聽說過《台灣青年》,不少人在離開台灣後,即主動與《台灣青年》連絡,例如留美的張燦鍙等人,更成為美國留學生中,較早期的日本《台灣青年》秘密成員,他們也是後來在美國各地「自由長征」,駕車找尋台灣留學生的台獨拓荒者。

由於《台灣青年》啟蒙了許多台獨運動者,所以國民黨海外特務特別注意誰在閱讀《台灣青年》,並且打小報告,據聞有些留學生在收到《台灣青年》後,怕留下指紋,而以筷子夾著偷偷丟掉;也有人拿到大使館去自動報告,並再三強調:「請相信我,我完全沒有翻閱過...」

一九六二年六月十八日的美國《新共和雜誌》,曾對《台灣青年》如此評價:「東京有一個組織,其目標在於建立純粹屬於台灣人的共和國,具有戰鬥性,但無法獲得充分效果。其出版物之一《台灣青年》編輯水準很高,明確地陳訴絕對符合多數台灣人利益的觀點。」

從「台灣青年會」到「台灣青年獨立聯盟」

一九六三年,「台灣青年」的幹部認為,祇靠雜誌宣傳還不夠,應該發展成為運動組織,於是成立「台灣青年會」,積極從事各校園的留學生運動與募款,並進一步地發展組織。第一任的委員長由王育德擔任,第二任的委員長則是黃昭堂。一九六五年則邀請在日本經營台彎紅糖進口生意的企業家辜寬敏入會,並出任第三任委員長。熱心捐獻的辜寬敏出任委員長後,不但大幅增加組織運動的經費,也將「台灣青年會」改組為「台灣青年獨立聯盟」,並積極和美、加、歐洲各地的台灣組織進行串聯工作。

「台灣青年獨立聯盟」成立那年,正好也是廖文毅回台投誠的同時。當時的「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已因成員的增加,而成立組織部、廣播部、資金部、情報部、總務部、國際部,各部均設委員會及負責人。組織的發展原則是,儘量接觸海外各地的台灣人,先組成台灣同鄉會、台灣同學會,再發展台獨組織,並因應美、加各地留學生的需要,而將《台灣青年》增印中文版,以利運動的推展。

當時在日本各校園內的台灣留學生相當活躍,東京大學內有黃昭堂、許世楷、周英明的「東大同學會」,明治大學有王育德(教授)、林啟旭、侯榮邦的「台灣明治同學會」、早稻田大學則有金美齡等人籌組台灣同學會組織「台灣稻門會」,現在台獨聯盟中央委員的羅福全、陳南天等,都是活躍分子。